当前位置 :主页 > 浮山新闻门户 >
吐尔尕特:阳光哨位的阳光青春
发布时间:2021-06-09

  吐尔尕特:阳光哨位的阳光青春

致敬大山。

  ⑤

  吐尔尕特,帕米尔高原上一个不起眼的哨点。

  这里的风从春刮到冬,满眼尽是黄沙石,唯有官兵的青春焕发着勃勃活气。

  何为青春?

  每个人的答案,或者都不雷同。但坚守在这里的官兵有一个奇特的谜底:他们的青春,与皑皑雪山、巍巍国门紧紧相连;他们的青春,如阳光个别扎眼。

  青春不仅仅是年华,是一种状态。青春不应虚度,是一种责任。

  守在遥远的边防线上,他们的青春与时间同在,与雪山同在。

  守在遥远的边防线上,他们心田山河壮阔,始终信赖坚守值得。??编者

  便装与军装??

  “风雨里追赶,天空海阔你与我”

  星期天早饭后,上等兵楚金霖把一身便装取出来??白色T恤,蓝色牛仔裤,红色运动鞋。

  这是楚金霖最喜好的一套便装。

  “不是因为穿上这身便装多帅气。”楚金霖说,把这身便装摆在身边,哪怕只是看一眼都会很满足。只有在这个时刻,他会感到轻松,脑袋里的神经才不会那么紧绷。

  便装与军装,在这个19岁的士兵心里,象征着不同的时光。

  “军装是幻想,便装让人想起那些无牵无挂的时光。”在楚金霖看来,驻守在这个偏远的南疆哨点,最惬意的时刻便是滑着手机屏幕,浏览那些昔日照片……

  楚金霖的家在海边,“翻开窗户就能闻到一股‘海蛎子味’”。此刻,在西北高原,家乡的“海味”成为他吊唁的味道。

  去年冬天,吐尔尕特下了第一场雪。望着窗外一望无垠的“白色的海”,楚金霖用手机给母亲发微信:“妈妈,我想看家乡冬天的海。”

  第二天再次拿到手机,他打开微信,母亲站在窗前拍摄的海景一下子在眼前跳出来,他的耳边似乎响起了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。

  那一刻,楚金霖眼神里的悼念,不逃过班长虎旭瑞的眼睛。

  “守边防的人,哪有不想家的呢?”每次看到楚金霖从库房掏出便装,或是一个人站在窗前凝望远方,虎旭瑞就主动找楚金霖拉家常。

  想家的怀念,早已被上士虎旭瑞深深藏在了心底。

  刚当兵那年,虎旭瑞那批新兵从团部坐车,到这里整整花了4小时。随着海拔升高,窗外的植被越来越少,刚满18岁的虎旭瑞越走心越凉。

  “心怀阳光,不管走到哪儿世界都是亮的。”连队派来接兵的四级军士长王献能说,“当世界变得荒漠,也就象征着你将领有新的渴望。”

  多年后同样的节令,楚金霖乘车一路上山。外面气温越来越低,绿色缓缓被黄褐色取代,直到天空飘落雪花,他的脑袋开端发蒙、太阳穴“突突”地跳着疼。

  上山一路,楚金霖理解了“人生没有回首路”这句话的内涵。看着面前的这群新兵,虎旭瑞把当年四级军士长王献能的那番话送给了他们。

  刚到连队,班长虎旭瑞给楚金霖理发。理发时,虎旭瑞用手机播放那首《海阔天空》。听到这首歌,楚金霖既冲动又惊喜。曾多少何时,他假想的戍边生活,正是这首《海阔天空》唱的那样,“风雨里追赶空想”。

  日子,比设想中更枯燥。

  “每天接触相同的人,吹凛冽的寒风,周而复始地巡逻执勤。”楚金霖的激情促消退,而人却一天天成熟起来。吐尔尕特如严父般沉默不语,却在人不知鬼不觉中为他的成长供应舞台。

  一次,连队官兵负责防区全线的检查维修架设任务,连队从基层抽调粗通智能设备的维护兵。

  “金霖,你能行!”虎旭瑞找到楚金霖。从军前,楚金霖在一所地方大学学习电子技能专业。由于这次义务,楚金霖从新意识了自己。

  吐尔尕特高寒缺氧,夏季短暂,楚金霖和战友披星戴月追赶工期??清晨顶着星星出发,中午冒着烈日检测调试,夜里披着月光研究。每实现一段线路检验,楚金霖都以为自己扛住了压力,收获了成长。

  吐尔尕特没有海,却有歌声中的海阔天空。

  不久前,楚金霖向连队党支部递交了“留队申请书”。“风雨里追赶,天空海阔你与我。”这歌声,始终是他心中的旋律。

  老兵与新兵??

  “这种温暖战友情,还是第一次感受”

  吐尔尕特不霓虹闪烁。

  这里的雪山、界碑和国门,对守在这里人来说不仅仅是风景,更是责任。因为扛起了义务,那些稚嫩的肩膀变得越来越厚实。

  20岁妄图成真,考上北京一所大学,21岁,回到新疆当兵……列兵必拉力说,“穿上军装守边防”是最值得自己夸奖和自豪的决定。

  拿出舆图,必拉力用手指着自己待过的处所:库尔勒旁边的一个“小雀斑”、标注着“红五星”的首都北京、地图上一段不有名的边防线。

  “我的人生轨迹显现在地图上就是一个‘三角形’。”必拉力一边说,一边在地图上比画着。

  巡逻路上休息时,必拉力唱起一首维吾尔族民谣,中士牛伟厂带头鼓起了掌。

  新兵下连后,必拉力很快适应了艰巨环境,他的不俗表现常常带给大家惊喜。每次看到必拉力认真的样子,牛伟厂总会想起自己刚当兵的时候。这位老兵感到,眼前这个乐观自信的年青人,比自己当年强多了。

  牛伟厂至今忘不了,第一次以驾驶员身份参加巡逻时的情景。

  防区地形复杂,在一条窄窄的巡逻便道上驾驶车辆,牛伟厂基础不敢看一旁的悬崖。当时恰是雨季,道路湿滑,他双手使劲把着方向盘。汽车每次拐大弯,牛伟厂都不禁得心跳加速、手心出汗。

  “警戒”“降速”……

  下山时,经过一个180度急转弯,牛伟厂没踩住刹车:车轮在土路上打滑,车身突然晃动,官兵们身体一下子倒向一侧。车厢里,空气刹那凝固了。“大家释怀,这不是打滑,是漂移!”牛伟厂嘴上开着玩笑,头皮却是一阵发麻。

  从那当前,牛伟厂意识到了肩上的责任。他开始有意识地记录每一次行车路况,受损的路基、终年积冰的路面、雨后湿滑的路段……从此,那条最难走的巡逻路,像“手心的掌纹”一样被牛伟厂记在心上。

  10多年从前了,牛伟厂记载了密密麻麻一大本巡逻路况。他驾驶的巡逻车,也成为战友公认的“保险车”。

  “当你愿意为战友承担责任,才是真正成熟了。”牛伟厂说,“当你意识到人随时可能犯错,就会避免下一次错误。”

  列兵必拉力也迎来了自己的巡逻“初闭会”。

  牛伟厂把巡逻车停下,年轻气盛的必拉力跳下车,三步并作两步走在步队前面。看着战友们往山上攀缘的身影,牛伟厂点上一支烟观察天气,心想“要下雪了”。

  很快,雪粒子砸下来。

  半山腰上,必拉力突然感到体力不支。他在队伍中的序列一再后移,逐渐拖慢了整支队伍的进程。

  顶着寒风,必拉力一个趔趄,走在前边的上士王勇感触到引导绳传来一股拉力,回想一看,必拉力已经倒在雪地。

  “不好!”王勇跟上等兵吴越一起把必拉力扶到山下的车上。此时,在车里待命的牛伟厂已经提前准备好氧气瓶、急救药箱。不一会儿,必拉力睁开了眼睛。

  “必拉力,没事吧,有没有什么不舒服?”看到战友们关怀的眼神,必拉力用尽全身力气摇了摇头。

  那一刻,这位新兵忽然觉得一股暖流涌入血管。“感想过亲情、感触过友谊,这种暖和战友情,仍是第一次感想。”必拉力说。

  妄想与事实??

  “当个勇敢的兵,咱妈一定看得见”

  午后时候,阳光照在玻璃上,闪耀着一圈圈光晕。

  站在窗前,四级军士长张瑜抱起一盆“报春花”,一边小跑一边冲着列兵张志辉喊:“今天景象好,赶紧给花儿晒晒太阳。”

  吐尔尕特边防连位于帕米尔高原北麓,这里满眼黄沙石,不见一片绿。14年前,张瑜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,自己会从位于故乡的黄土高原,来到这片雪域高原。在这个绿色不扎根的贫乏大地,张瑜的理想很简单:守护好养的这些花,守护好祖国的界碑。

  对守护吐尔尕特的兵来说,每一个有阳光的日子,都是难得的好气象。

  “这种气象看似祥跟,实则危险重重。暖阳会加速积雪融化,形成急流,引发洪水、雪崩。”每次巡逻结束,看到战友一个个顺利下山,张瑜的表情才会稍稍放松下来。

  多少年前,张瑜和战友就遭遇了一次雪崩。

  当时也是一个艳阳天,从天而降的雪崩差点要了大家的命。躲过一劫的张瑜晚上躺在床上,始终不能合眼……

  “咱们能做的就是爱惜当下。”从此,张瑜每次探亲都会从家里带来一些花种。看性命在这里扎根开花,他经常深受感动,并为自己骄傲。

  一次,张瑜带队外出潜伏,几只狼叫了大深夜。新兵张志辉有些害怕,眼睛反复往狼嗥的山口看着。张瑜把望远镜递给他:“这就怕了?”

  “班长,男子汉为祖国站岗,必须无所惧怕。”张志辉语气摇动。

  “一个人心里有了幻想、有了目标,就会无所害怕。”张瑜说。

  那一次,张志辉告诉班长张瑜,本人之所以来当兵,是为了实现母亲的遗嘱。母亲生病走的时候,张志辉还在读高中。弥留之际,母亲告知他,做一个勇敢的人,去当兵吧。

  “当个英勇的兵,咱妈必定看得见!”那个夜晚,望着星空,张瑜拍着张志辉的肩膀说。

  图①:巡逻时的攀登;图②:巡逻休息时,必拉力(左)与连长一起跳起民族舞蹈;图③:张瑜描红界碑;图④:楚金霖悉心包庇绿色生命;图⑤:牛伟厂在巡逻途中测验车辆。

  陈圣圣、刘南松摄

  张强 李蕾

【编辑:房家梁】
?

Copyright 2017-2025 http://www.njlnhj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